你的位置:首 页理论研究 》正文

关于加大兰州市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的调研报告

发布时间:2015-09-11 16:51    阅读次数:    选择字号:T|T

    非物质文化遗产是最古老、最鲜活的文化历史传统,是一个国家、一个民族文化软实力的重要资源,是民族精神和情感、民族个性和气质、民族凝聚力和向心力的有机组成和重要载体。甘肃是文化积淀和民族融合的重要地域,拥有2000多年历史的省会兰州,有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共有4项,分别是兰州太平鼓舞、苦水高高跷、兰州黄河大水车制作技艺和兰州鼓子,省级、市州级和县区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分别有26项、55项和175项。近几年,通过对兰州市的非遗保护工作的调查摸排,建立了我市非遗项目的基础档案,但还存在普查工作不深入不全面,一些优势项目没有得到应有的保护,非遗保护队伍的素质亟待提高,非遗项目的市场潜力没有得到有效挖掘等方面的问题,影响了我市非遗项目的保护、传承和开发。
    一、目前我市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工作的现状及做法
    1.以普查建档为基础
非遗保护的关键在于其本真性。活态传承是非遗传承的一个特性,这种特性体现在非遗传承并不是以实物流传而是依托于人本身,将声音、形象和技艺作为表现手段,以口传心授的方式得以延续,因此是“活”的文化,也是传统文化中最脆弱的部分。兰州市非遗保护工作中,普查与保护是两个重要手段。前期普查是非遗保护的前提,也是静态保护的一种方式。非遗作为民间艺术,长期散落在田间地头,在数百年的传承中以身口相传的方式继承,没有较为丰富的史料记载,全面普查就相当于大浪淘沙,给符合非遗申报条件的项目建档,从历史渊源到生存现状、传播范围做详细梳理,用文字和音像等多种方式将非遗传承情况记录下来。
    2008年,兰州市成立国家项目调研组和省级项目调研组,分别对国家级项目、省级重点项目在兰州民间的生存和传承做了全面的了解和采访,共征集有价值的文稿4部,采集音像资料12盘,完成了《兰州太平鼓》、《苦水高高跷》、《兰州鼓子》、《黄河大水车》4部国家级项目专集(现已公开出版)和20余万字的《兰州市代表性项目传承人口述实录》。2009年,兰州市文化出版局组织专人再次进行调研,走访传承人484人,调查项目218个,整理文字资料31册,音响资料285盒,电子资料411.5(G),初步完成了40个市级项目的规范建档工作,为非遗的传承提供了宝贵的资料,也为其他学科的发展提供了研究样本。
    2.以活态传承为重点
    非物质文化仅有记载和理论支撑是远远不够的,非遗保护必须得到整体性、持续性保护。非遗传承一般都是家族式或以师傅带徒弟的方式传承。老艺人将技艺作为谋生手段,基于传统思想的禁锢,在传承的过程中有很多限制条件。有些技艺只在家族内部传授,还有些绝技传男不传女。非遗作为民间艺术,最讲究的是悟性与经验,普查得到的仅仅是原料,但是精神与韵味是没办法体现的。这样的传承方法就决定了必须以人为传承载体,光靠书本是不够的。非遗保护不仅仅是为后人留史书,更重要的是能让这些艺术形式活态传承,不要失去其韵味。
    为了能让非遗活态传承,兰州市采取了一系列强有力的保障措施。2007年,兰州市将非遗保护转向经费列入年度财政预算,每年拨付非遗专项资金100万元,重点用于市非遗中心建设、非遗项目的普查调研、重点项目建设、非遗项目的交流展示活动等。在去年的第四届成都国际非物质文化遗产节上,兰州太平鼓作为我市唯一参演国家级非遗保护项目,获得“太阳神鸟”最佳表演奖,这也是兰州太平鼓第三次获此殊荣。除了日常性的表演和演出,阵地保护也是非遗保护的关键。目前,我市共有国家级项目保护基地4个,代表性非遗传习所26个。保护基地以图片文字展板设置、视频放映、资料和实物手机储存、开展传承活动为主要方式,全部向社会开放。每个基地自建成以来每年下拨保护经费2万元,每个传习所每年补助5000元,其中2000元用于传承人补助,3000元用于项目保护,并签订目标责任书,以保证非遗的有序传承。
    普查、建档是对非遗静态保护的主要方面,文化调演和阵地保护就是动态保护的重要措施。文化调演就是政府出资为项目提供展示、展览交流的机会,从而调动民间艺人的积极性。在我市每年举办的春节庙会、兰州市农民艺术节和黄河文化风情周等活动上,非遗项目都是节会活动的主角。除此之外,参加深圳文博会、上海世博园、成都非遗节等大型活动,也是我市非遗“走出去”的良机。
    3.产业联动“盘活”非遗
    非遗保护不是一项孤立的工作,需要各方面的联动。合理利用是非遗传承的一个方面,根据市场的变化,在坚持非遗项目的核心要素不变的情况下,积极地争取市场空间。对于手工类的非遗产品,政府鼓励通过生产性保护,以产品的销售改善生存现状。对于没有实物的非遗,进行特殊保护。通过建设民俗生态博物馆、民俗文化村等,依托赛事节会、旅游景点、文化贸易使兰州太平鼓、兰州鼓子等民间文化活动起来。
    目前非遗保护已经纳入了甘肃华夏文明传承创新区整体规划,这样的整体规划就将各个部分联合起来,有效的促进文化旅游业的发展,而旅游的发展势必会推动非遗保护的工作,积极地争取市场空间,形成互动效应,以文化旅游业带动经济发展,促进非遗的保护工作取得实效。
    二、关于非遗保护与传承的几点思考
    1.动态管理,不可承载过重
  文化推动社会可持续发展,非遗作为中华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非遗与创意产业、与就业、与国计民生等有关联,但可持续发展并非机械的发展过程,非遗就是非遗,如果非遗承载过重,将会改变原来的味道,甚至变形走样并失去自我修复功能。
  活态流变是非遗项目的重要特性,要求我们对传承人的认定和非遗项目必须实行动态管理,使项目分类更科学,行政管理更有针对性。按照《非遗法》的要求,我国对非遗项目和传承人实施了四级名录制度。对国务院公布的3批(1219项)国家级非遗项目和文化部认定的4批(1986人)国家级非遗传承人,分别建立了名录并实施动态管理。有进有出适时淘汰,名录管理更加科学、严肃、有效。
  同时,非遗传承保护必须向科学化进程推进。非遗项目的丰富性,决定了保护方式的多样性。实际工作中要求我们必须遵循非遗传承保护的规律特点,积极探索以生产性保护为重要内容的多种传承保护方式,抢救性保护、原真性动态保护和整体性保护并举,按照非遗自身衍变规律,对传统手工技艺类项目,以及民间美术、传统医药类和饮食文化类项目尽可能寻求生产性保护的方式传承发展。
    2.活态传承,不可否定创新
  非遗作为一种与人息息相关的生活方式,最宝贵的就是活态。其传承应以传承人为核心,以持续传承为重点,特别是要肯定传承人在认真学习、地道传承中,以自己的思考和体验赋予非遗新生命,把千年文化与现代理念有机融合,产生既有传统文化内涵、又融入现代人文元素的艺术精品,推动非遗的传承与发展。
  生产性保护作为中国非遗保护经验的重要组成部分,已引起相关部门的重视。低层次模仿绝不是生产性保护的应有之义。模仿是传承的基础但不是全部,对既有的艺术佳作进行模仿,尽管能在审美上起到一定的替代作用,甚至打开原作未能表现的艺术空间,也能提供诸多就业岗位,在一定程度上可以合理存在;但一窝蜂地“再创作”,特别是对手工技艺和民间美术类非遗项目的伤害是巨大的,它非但没有提升反而降低了手工技艺作品的格调,更动摇了手工技艺类项目存在的根基。
  非遗保护不是单纯为了留住历史,而是在继承优秀传统的基础上,进行文化创新和技艺创造。题材、技法和材料的创新相对比较容易,最难的是艺术境界的提升。缺少这一点,艺人无论多么手巧,技法多么高妙,最终都只会沦为替他人完成二度创作的工具。化腐朽为神奇,需要“模仿”生活、表现生活,而非模仿他人。一件工艺作品的材料和技法固然重要,而承载其上的艺术境界才是核心竞争力,因而要在提高传承人的艺术境界和原创意识方面多做文章,避免手工技艺和民间美术类非遗项目创作误入歧途。传统手工艺类和传统美术类非遗项目有其自身的规律,选徒带徒有其自身特性和要求,不可随意改变;但不要使其凝固、静止、不发展,而是使其走上稳健、持久、可持续发展的良性轨道。这才是传承保护的要义和真谛。
    3.主动坚守,确保原汁原味
  非遗项目具有恒定特性和活态流变特性。恒定性指非遗是人类智慧、思想、情感和劳动创造形成的文化积淀,是群体生产生活方式和思想情感表达方式的践行规则,依赖生存的环境和地域。同时随着时代、环境、生产生活条件、审美趋向等发生变化,传承链条上的环节都会把个体的独特体验融入其中,有变异更要发展。
  当下城镇化推进中的非遗传承保护是一个严肃而有挑战意味的课题。传统村落是大量非遗聚集、传承的载体,包括建筑群落、桥梁、庙宇、祠堂,生产生活、婚丧嫁娶、商贸集会、节庆祭祀、信仰崇拜等民俗、神话、传说、谚语、歌谣等口头传统以及民间工艺、美术音乐、戏曲舞蹈等等。随着城镇化进程的推进,原住民流失、传统村落锐减,原有的生产生活方式、社会关系渐渐逝去,依附其上的乡村文化日益瓦解,活态传承面临挑战。在当前城镇化进程中我们强调主动的坚守,需要毅力耐心更需要智慧,政府、学者和民间各有角色。政府在制定搬迁、复建规划时,应首先考虑非遗保护规划,使其融入当地社会经济发展总体规划,并居核心地位。同时,以建设乡村文化生态空间为重点,改善居住、生存和传承环境,留下原住民,留住传承的本体。学者要走向田野尽可能多地保存、抢救并记录传统村落遗物,将村头田边的文化遗存纳入学术研究殿堂,把学术智慧转化为实践成果。
    三、关于兰州市非遗保护工作的对策及建议
    1.加强宣传及展示活动的力度,扩大其影响
    非遗存活于民间,是历史文化的“活化石”,既与老百姓的生活相关联又与现实生活存在距离。因而必须依靠舆论的宣传和引导,建立起全民重视,全市推广的态势,积极开展非遗项目群众性的展示活动,让广大市民都熟知非物质文化遗产的现状,使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不断深入人心,做到全民积极参与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与传承。
    2.加强人才队伍建设,认真开展发掘整理工作
加强人才队伍建设,认真开展发掘和整理工作。选拔一批懂业务、肯钻研、对传统文化感兴趣的年轻人充实到“非遗”保护队伍中来,要加强业务培训,采取引进与培养相结合的方式,稳定非遗保护队伍,以保障全市非遗保护工作能持续顺利进行。要认真制定规划,开展非遗全面普查,既要认真发掘整理非物质文化遗产,又要对已发掘的非遗积极进行申报和传承保护工作,防止文化资源的流失。
    3.以传承人保护为核心,培育重点项目
    加强调研,确定重点项目的研究推广,科学有效地对重点非遗项目进行深度挖掘,创造条件,大力倡导和支持我市非遗项目参加省内外大型节庆和交流调演活动。以传承人的保护为核心,加快非遗陈列馆等项目的建设,建立非遗项目一整套科学有序工作运行保障机制,力争与民间蓬勃开展的非物质文化遗产活动形成互动格局,从根本上调动传承人的工作积极性,激活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传承发展。
    4.政府部门高度重视的同时还应进一步加大投入
    政府部门对非遗项目的推广要高度重视。科研经费的投入,科研队伍的建立,人员编制的落实,项目资金的筹措等,都应纳入政府部门统筹考虑的范畴。将非遗项目的经费列入专项财政预算,并随着经济状况的好转逐步增加,以确保资金落实,项目落实,人员落实。此外,对重点项目的传承人实行重点保护与扶持,解决他们实际问题,拿出相应的资金补贴,解除他们的后顾之忧,确保非遗项目的研究传承工作持续有效地正常开展。
    5.加大非物质文化遗产的转化力度
对不具备市场价值但却具有文化传承价值的项目,要做到尽可能的深度挖掘,体现其文化价值及人文价值。而对那些具有巨大市场开发价值的非遗项目,则应吸引大批具有创新意识和保护意识的专门人才进行推广式的研究,把非遗项目的传承与文化市场发展结合起来,以活态传承为重点,通过产业联动,挖掘非遗项目市场价值的潜能,从而有效地以非遗激发市场潜能,以经济效益驱动非遗的传承与保护。
                                                                            (市民进)